公告:哥哥去全新改版,内容更加丰富!支持我们请告诉给您的朋友们,谢谢

热门搜索:哥哥去哥哥日哥哥啪哥哥去在线哥哥去在线 图片哥哥去哥哥日哥哥啪哥哥去在线

最新添加

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淫妻交换  »  裴莉

裴莉

08-04   来源:不详   点击:加载中
.
  二十六岁的裴莉是个一七五公分高的美女,不但曾当选校园美女冠军、更是个国际航线的知名空姐;我认识她
已快二年,但面对开朗大方、健美好动的她,我却始终只能偷想着她而不敢造次,因为,她是我好朋友的女人!


  她在三个月前已成为伟益的新娘,但我还是不能忘怀,毕竟,她是我活到三十五岁所遇见过最美的女人,尤其
是她那双修长、白嫩的玉腿和那对浑圆、坚挺而硕大的双峰,更是让我为之魂不守舍。


  其实,在艳丽而高大的裴莉面前,我一直都有自卑感,因为我只有五尺高,还是个其貌不扬的瘦皮猴,但因为
与伟益熟识的关系,就在我们的保龄球队于高雄打完赛程的当晚,我们和伟益他们夫妻巧遇在同一家餐厅,他们是
随伟益的父亲招待美国客户来的,而他们一行人马上要兼程赶往屏东,但因裴莉略感不适,所以想留在高雄的饭店
休息,因此,伟益匆匆托咐我护送裴莉回那家饭店后,他们一行人便离开了餐厅;伟益根本没料到裴莉和我下禢的
是同一家饭店!


  我和周胖子一起陪裴莉回到了饭店,肥周和伟益算是死党,裴莉当然更加放心!当她有些惊喜地知道,我们的
房间就在她脚下的十楼时,她大方地开了瓶XO,与我们小酌起来,我们还怕她身体不舒服,但她却淘气的笑道:「
我只是不想在这种台风夜还大老远的跑去屏东,无聊透了!」


  没错,强烈台风似乎就要登陆,天黑时便已风狂雨骤了!也许是酒精的缘故,裴莉起身脱掉了一直罩在身上的
貂皮大衣,霎时,我和肥周都睁大了眼睛,老天!裴莉身上竟然只裹着一件袒胸露背、开着高衩的紧身黑丝绒晚礼
服,她那硕大的双峰几乎要完全裸露而出,谁都看得出来她并没有戴乳罩,一对漂亮而明显的小圆点傲然凸显,而
晚礼服的肩带是由精致的不锈钢链子所担任,那与她的项链及闪闪发光的长耳坠是一个系列的、还有她镶银边的三
吋高跟鞋!


  当她再坐回沙发时,整只白嫩而修长的右大腿由衩顶完全地露出;哇塞!我整只鸡巴都硬了起来!我看着她风
情万种、妩媚动人的脸蛋说:「哇!裴莉,今晚妳好美!」


  她睇着我笑道:「有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啊。」


  但肥周也说:「不、不!今晚妳连发型都特别漂亮!」


  是的,今晚裴莉将一头长发盘结在脑后,但刻意掉落一些发辍,那使她益加显得佣懒、性感而妩媚;她高兴的
问我们:「真的很好看呀?」


  肥周说:「嗯、很有格调、很有味道!」


  我则赞道:「就像是个性感女神!」


  她咯咯低笑起来说:「你们两个大概喝醉了!」


  我想裴莉知道我们炙热的眼光从未离开过她丰满的胴体,但她好像并不在意,依旧和我们聊得非常开心。


  如果不是伟益的电话,我和肥周绝对舍不得离开裴莉的房间,但裴莉怕说实话会惹伟益生气,并没说出我们和
她在房里喝酒,只说我们球队也住在同一家饭店,不料,伟益竟然说要打电话到我房内找肥周,我们这才匆忙的赶
回楼下房间;伟益只是交待我和肥周台风已经登陆,他们被困在半路上的一家小旅舍,万一停电时,他要我们上楼
去帮他照顾裴莉;当然,我和肥周立刻满嘴答应了他的要求!


  这时肥周被强拉到队长房里玩扑克牌,而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裴莉,立即又跑回去找她,顺便告诉她伟益在电话
中交待我和肥周的事,而裴莉只是笑着说:「只是下雨而已,不像有台风呀。」


  然后脱掉鞋子,斜倚在床背上看电视;那撩人的姿势霎时又令我想入非非……但这次我无法逗留太久,因为,
裴莉正被萤光幕上的情节吸引住,聊了几句之后,我只得万般不愿地跑去看肥周。


  然而,大约十点时,强烈台风声势惊人地登陆了,没多久之后整栋饭店便陷入漆黑之中,真的停电了!我们耗
了一、二十分钟才从柜台拿到腊烛,等烛光燃起时,大赢家阿亮立刻被拉回赌桌,而我赶紧拿着二根腊烛跑楼梯上
楼;我可是一时一刻都没忘记裴莉。


  我回到裴莉漆黑的房间时,她如获救星般的跟着我亦步亦趋,黑暗似乎使她变得非常胆小、脆弱,高了我一个
脑袋的她,紧紧地挨在我身边,时而拉着我的手、时而由后面扶着我的肩头,一付深怕我会将她弃之不顾的模样,
即使我已点好腊烛,她还是不安地偎着我;老天!我不但闻到了她的发香,也偷偷地享受着她温暖、硕大的双峰贴
靠在我脑后的爽快,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小奶头的廝磨!


  我想哄她躺回床上,但她坚持没电不敢睡觉,而她也不想到楼下去,因为我们的队友她认识的没几个,最后,
我搬了张单人沙发,和她一起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看着被强台肆虐的大街,那呼号的疾风骤雨和乒砰不绝的碰撞
声委实吓人!


  而裴莉挤进了我的怀里,她好像真的很害怕,身躯竟然微微颤抖着,我趁机搂住她的肩膀说:「傻瓜!怎么怕
成这样?」


  她嘤咛道:「人家从小就怕黑嘛!」


  我轻抚着她的香肩说:「要是一直停电妳怎么办?」


  她整个身子倾靠在我臂弯里说:「我不管,那你要整晚都留在这陪我!」


  这时第一根腊烛已烧光,房内又陷入一片漆黑,我骗她说:「没腊烛了,怎么办?」


  她缩在我怀里说:「你在我就比较不怕、你不能离开我。」


  我就着夜光,仔细地端详着裴莉,而在黑暗中的她,看起来更加显得性感动人!


  我让裴莉挪身坐到我前面,也就是让她坐在我的两腿之间,她紧靠着我,我由后面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扶着
她的肩头,单人沙发变得拥挤不堪,而我俩也到了耳鬢廝磨的状况,我试探着用嘴唇碰触她的香肩、再舔着她的后
颈轻声说:「妳好美啊!裴莉。」


  她轻喟道:「可是伟益从来就没赞美过我。」


  我放胆地舔向她的耳根说:「那是因为他已得到妳了,才会不再珍惜。」


  裴莉幽幽的说:「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得到了便不再稀奇!」


  我啮着她的耳朵说:「不见得如此,如果妳是我的女人的话,我一定把妳捧在手心当宝贝!」


  这时我的右手开始爱抚着她的香肩,而左手由她的柳腰往上滑到了她的左边乳房下,喔、真大!我深深地吸了
一口气,轻盈地将那浑圆硕大的肉峰捧在手上……我用指尖去探索奶头的位置,而裴莉竟然没有拒绝!


  我在裴莉耳边说道:「妳的乳房摸起来弹性好棒!」


  她将整个身子往左倾倒在我身上,脑袋枕着我的左肩,眼神迷离地凝视着我说:「今晚陪着我好不好?阿风。」


  我侧首凝视着裴莉,老天!她是不是在要求我陪她一整晚!?这算暗示还是挑逗?妈的!我告诉自己──千万
不要急!必须再确定……或是试探一下──裴莉是否真的想让我上她?


  我定定地望住她,企图能看到她的心灵深处……而她如梦似幻的眼神并没有逃避,她回应着我的凝视;好吧!
我自忖着──成败就在此一举!


  我盯着她的双眼,缓缓地把脸凑近她,同时我一手将她的不锈钢肩带往外推,使它滑落在她的臂弯上、一手则
用力握住她接近全裸的豪乳搓揉起来,然后我用嘴唇磨擦着她的嘴角说:「告诉我,裴莉,妳愿意……让我吻妳吗?」


  她瞇着双眼梦呓似地呢喃道:「噢、阿风……我不是都已经让你……这样了吗?」


  我立即含住了她微张的下唇吸啜、舔舐起来,霎时裴莉浑身颤慄、亢奋地扭动不已,她热烈地与我拥吻──一
次又一次的──我们彼此贪婪的吸啜双唇,连牙齿都不放过!


  我俩的舌头纠缠不清、舌尖不断的翻转、不断的互呧!


  喔!爽死我了!裴莉温润而湿滑的舌头整片溜入了我的咽喉,那么贪心、狂野而火热!


  我尽情吞咽着她甜蜜的唾液,然后,我更狂暴地报答着她,噢!我的舌尖在她的喉咙里乱闯乱躦,第一次尝到
了真正接吻的美妙滋味,我们奔放的喘息声与咿唔不明的模糊话语,使我们的热吻超过了十分钟,最后,我俩的牙
齿碰撞、磨擦在一块,而裴莉吃光了我给她的每一滴口水!


  当我们的唇舌终于分开时,裴莉的晚礼服已退到腰部,她的上半身完全赤裸裸的,一对又圆又挺、光滑白嫩、
充满弹性的大奶子,骄傲而饥渴地震颤不已,「喔、真棒!裴莉,妳的奶子好大、好美!」


  我忍不住的赞美道,而裴莉主动的抓住我的双手,将它们带领到她的胸膛上说:「喔、阿风……你不是一直想
得到我的身体吗!?……来吧!阿风……来吻我的乳房!噢……阿风…………我愿意让你玩个够!」


  我握着她的硕大双峰说:「噢!裴莉,没错!从我第一次看见妳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想玩妳了!」


  她耸身坐到我的小腹上,右手环抱着我的脖子,脑袋倒悬在椅背外喘息着说:「啊、我知道!阿风……我知道
你常常在偷瞄我……我知道你老早就想……玩我了!」


  我没否认,我拧捏着她那对硬凸的小奶头说:「对!裴莉,我想妳这对大波都快想疯了!」


  她把胸膛耸高在我的下巴处说:「那么,你还在等什么呢?」


  就这样,我飞快地让裴莉一丝不挂,然后从她的右乳房开始吻起,直到她呻吟着从沙发上翻滚到了地毯上,不
停地喘息着……我饱啖了她的每一吋肌肤,她41DD-23-34的一流身材,毫无保留地任我吻舐、吸吮、咬啮、啃噬,
她修长完美的一双玉腿让我爱不释手、而她漂亮而淫水泛滥的小浪穴,我更是吃了又吃!


  我整得裴莉浑身发抖、香汗淋漓,不时发出痛快的低嚎与浪叫,但不管她如何求饶,我硬是让她无处可逃!


  我连她紧密的肛门都不放过,老天!我多么乐于听着她哼哼哈哈、唧唧哦哦的呻吟声,还有那忍受着被慾火煎
熬的嗥啼!多么荡人心弦的曼妙胴体啊!


  她,就在我的摆佈之下,彻底失去了自制,不停演出淫贱的姿势,喔!我爱死了她每一次的蠕动、摇晃、翻转
和激情扭滚的体态;啊!这是我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了,我正玩弄着我梦寐以求的超级尤物、让她欲生欲死、六神
无主!


  但无论裴莉怎么哀求,我就是不马上让她得救,我迫使她在我的凌虐下连续崩溃了两次!两次我都吃光了她漫
溢的淫水,我想,裴莉一定已经明白──我不只是想玩她而已、我还想要把她变成我的性奴隶!


  果然,聪明的她已经改口叫道:「哦,我服了你了!哥……你好会玩女人喔!哥、我是你的了!喔、哥!快来
肏我吧!我愿意什么都听你的!」


  裴莉扶着落地窗,半趴半站,我抓着她高抬的臀部,命令她把双脚尽可能的张开;她太高大了,我必须降低她
下体的高度才肏得到!当我八寸长的大香蕉才刚顶入她的屄里,裴莉立即回头望着我轻呼道:「喔、好大、真的好
大呀!」


  我才肏进了三分之二,她又哼着说:「噢、怎么这么长呀!?啊……插到底了!喔、喔……噢、噢!到底了!
真的……插到底了!喔……哥、大鸡巴哥哥!」


  我实在太意外了!我没料到裴莉的浪穴居然这么紧密而狭窄,抽插起来非常舒服!看来她还没被比我大的鸡巴
肏过,否则,她不会如此敏感和惊奇,那不像是为取悦我而装出来的;那么,伟益的鸡巴应该不如我了!?其实,
我们这些朋友也都知道,早在伟益之前,裴莉便叫别的男人开过苞了,而且她的入幕之宾还不止一、二个!难道她
从未尝过大家伙?


  不过,我并不急于求证,我有把握就在今晚,可以让裴莉把她的性史一五一十的全告诉我!对于一个已经出轨
的女人,我绝对懂得如何逮住她的弱点;现在,我先试试她能浪到什么地步再说!


  我腰一沉,狠狠地顶住她的阴核即再也不动,她等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催促我说:「哥,你怎么都不动呀?」


  我抓按着她的肩膀说:「摇啊!裴莉,浪给我看!快摇动妳的屁股!」


  她嘤咛着左右摇摆、前迎后挺起来,速度也逐渐加快,到最后她她整个身体趴得笔直、与她撑在玻璃窗上的双
臂成为水平状,而她的脑袋深垂,嘴里发出一连串痛快的呻吟,而我紧紧控制着她激烈扭动的腰肢,死命抵住她淫
荡而不断求欢的臀部,哦──真爽!多么美妙的浪屄、我可以感觉到她膨胀的阴蒂,疯狂追寻着我僵硬的龟头,而
每一次的接触都让我们产生快乐的颤抖!


  然后,裴莉随着大量涌出的淫水,大喊道:「喔、噢!我……快要……来了!」


  她双腿发软、跪倒在地板上,我握住滑出来的鸡巴,再接再励插了进去,而这回裴莉被我当成了母狗,她用狗
趴式承接着我强力的抽肏,她亢奋的呻吟慢慢变成了闷声的哀哦,原来,我整个人覆盖在她身上压着,双手搂抱着
她的豪乳搓揉,而我不断冲刺的屁股,将她逼的连脸蛋都挤歪在玻璃窗上,她毫无空隙可以闪避,只好让我继续的
猛烈冲击,我舔着她的后颈部说:「喜欢我这种干法吗?宝贝。」


  她努力地想转过头来,但却只能斜瞥着我说:「噢、你好狠啊!喔、阿风,你好强、好狠唷!」


  我得意的告诉她:「这才叫狠吶!」说着,我一手紧抓着她的腰、一手抓着她的头发,用力地往后猛扯,她的
半边脸全贴在玻璃上,无论她如何挣扎,已被我冲肏到连肩膀都挤靠在窗户上,她的身体根本没转寰的餘地!


  只听她浓浊的呼吸伴着失魂落魄的哀啼,随即,她的下巴愈抬愈高、双手胡乱的摸索、拉扯起来,她好像已被
我肏昏了头,整个人似乎想要攀住落地窗的模样;我知道这种姿势让她难过极了、但是,却也使她的浪穴爽透了!
「好吧!」我告诉她:「裴莉,让我教妳怎么做荡妇!」


  我更加卖力地去刺戮她的阴蒂,我的顶肏速度越来越快,而她的淫水越流越多,裴莉停止了呻吟,她呜咽着低
嚎道:「啊!噢!肏死我了!阿风……你是不是要肏破我的子宫呀!噢─喔─啊!」


  忽然,灯亮了!我停了下来,没错!电力供应恢复了,我看着趴跪在我眼下的裴莉,她丰腴而曼妙的肉体上汗
水涔涔,而她蹙眉闭眼地喘息着,似乎尚未发觉灯光又已大炽,当我松开扯住她头发的左手、一面轻拍着她的脑勺
说:「电来了!裴莉。」


  她这才像刚回过神来似的,微睁着眼帘瞥着我漫应道:「嗯……哦……我是不是……昏过去了?」


  这时,我才发现她左边的嘴角上,悬挂着一长串溢流而出的口涎,她脸旁的玻璃也沾满了湿粘而紊乱的唾液,
连地毯都被滴湿了!


  我想,刚才她真的被我肏得乐昏了头!而且,我已经可以肯定,裴莉虽然够浪,但她还从没遇过像我这种尺寸
的大家伙!


  我退出了沾满着她的淫水,却依然还硬梆梆的鸡巴说:「这样妳就乐歪了!?裴莉,我可还没开始大肏特肏呢!」


  她刚被我释放的身体半倚着落地窗,不过,她悽迷的眼神霎时变得明亮而水汪汪的──她脸色绯红、呼吸急促,
直盯盯地望着我昂首傲立、坚硬怒举的弯曲大鸡巴!


  我看着她痴恋而贪婪的表情,我知道,我的大香蕉让她开了眼界!而且,她一定还想要的更多!不过,嘿、嘿
……漫长的游戏才刚启幕而已。


  我快速地走回单人沙发上落坐,她才想起身,但我严厉的命令她:「不准站起来!裴莉,像刚才那样趴着、爬
过来!跪着爬过来我这边。」她只停顿了下身子,但啥也没说便四肢着地,像条乖顺的母狗般一步步朝我爬行过来!


  我睇着她垂悬而轻荡着的那对大波、还有那双光滑、优美的修长玉腿,喔、多么美丽的肉体、多么漂亮的姿色!
但她脸上那种甘于受辱的淫笑,虽然带着少许羞怯的表情,不过,我猜此刻的她连灵魂都肯出卖了!这放荡的美女、
这大胆的淫妇,我可得好好的享受一番!她已爬到我张开的双腿之间,我指了指我僵硬的鸡巴说:「想吃吧!?婊
子,要不要我喂妳吃精子!?」


  她仰视着我轻喟道:「哦……哥、我想吃你的大……鸡巴,求求你……给我!」


  我告诉她:「先从我的大腿开始舔。」


  裴莉立刻埋首在我的胯间,她一面舔遍我的大腿内侧、一面用她的双手爱抚着我的身躯,尤其是我的胸部及乳
头,真是舒服透了!我兴奋地爱抚着她的臻首,接着她开始把玩着我的鸡巴,她双手合握住、时而轻抚、时而套弄,
把我手淫的异常舒服,然后,她用她的双手和口、舌、唇、齿,还有双峰和奶头,给了我一次前所未有的空前享受,
她不忘随时赞美、崇拜着我的鸡巴,每当我痛快地发出呻吟时,她总会停下来仰望我说:「哥,还要不要继续?」


  我凝视着她艳丽绝伦的脸庞,看着她含住或吸吮、舔舐我鸡巴时的淫猥表情,噢!这超级美女、这个我梦寐以
求的一流尤物、这个比我高大许多的高贵少妇,现在已是任我予取予求的性玩具了!


  当裴莉第二次舔遍我的阴囊时,我问她:「妳常常这样帮男人口交吧!?要不然妳的技术不会这么棒!裴莉,
妳总共吃过多少个男人的屌了?」


  她看着我说:「喔,阿风,我从没这么全心全意的服侍过别的男人,只有你!哥,我从未碰过像你这样神勇的
男人、你到底要多久才会射呀?」


  我站起来转过身说:「先帮我舔舔屁股再说!」


  裴莉乖巧地扶着我的腰肢,细心而热情的舔遍了我瘦俏的屁股,当我张开双腿、扶住椅背时,她马上善解人意
的吻噬我的肛门、然后,她灵活的舌头不断吮舐、呧刺着我的屁眼!我回头看着她熟练的动作,老天!我敢打赌,
裴莉一定舔过不少男人的肛门!


  她发现我在看她时,反而更卖力的呧刺起来,妈的!她竟然用舌尖在肏我!而且,她成功地肏入了大约一公分
多的深度!我爽得屁股乱摇的叫道:「噢!裴莉,妳太棒了!」


  她呧着我肛门,发出模糊不清的口音说:「唔……哥,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帮你做!」


  我让她又呧刺了片刻之后,再也忍不住地转身过来,一把将她扑倒在地,我命令她:「张开大腿!婊子,我要
狠狠地肏死妳!」


  她轻呼着说:「哦,别这么急!哥,这次我们上床去、你爱怎么玩我都可以!喔……哥呀!人家愿意当你的性
奴隶!」


  在床上的第一回热战中,我发觉裴莉是个非常性饥渴的旷女,经过我一再的追问,她才说出原因──原来伟益
只有一根不到四吋半长、比大拇指略粗了点的小鸡巴而已,而且,他永远无法维持五分钟以上,甚至经常在一、二
分钟内便弃甲卸兵,根本是个不中用的东西。


  我调侃着裴莉说:「那妳干嘛还嫁给她?妳想哈死自己啊?」


  她嗔道:「我以为口交可以弥补一切,谁知道……他总是一射完便睡得像个死人!」


  我顶住她问:「那么,到目前为止,我表现的如何?」


  她缠抱着我嘤咛道:「哦,阿风,你是我碰到过最大、最棒、最强悍的男人、你一次怎么能干这么久啊!?喔、
你真的好厉害唷!」


  我告诉她:「我要肏妳肏到天亮!裴莉,我会让妳乐不思蜀的!」


  她淫媚地轻呼道:「呃、来吧!哥,随你玩个够!我已是你的了!」


  我吻着她问:「真的吗!?宝贝,什么都会听我的囉?」


  她諂媚地说:「是的!哥哥,你要怎么对我都可以!喔,哥哥,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不过,我心底还计划着要让她的尊严,更彻底地在我的淫虐下瓦解;所以我只是叮嘱她
道:「别忘记妳刚才说过的话。」


  我前后已换了六种姿势,肏得裴莉大呼过癮,而她也用各种方式骑在我的硬屌上,企图得到高潮,但我却控制
着游戏,绝不让同一种玩法超过五分钟;在这段时间里,裴莉已供述了她的一部份性史──像是她十八岁时,被她
的专校教官骗去体育馆开苞、在和伟益结婚之前,已和十二个男人上过床等等,而她含过其中一半男人的屌、至于
肛门则只被其中三个搞过,最精彩的是她的后庭是被一个老外开封的!


  那是个五十多岁的荷兰机长,他在飞机上的厕所里,成了第一个闯入她后门的幸运儿!我问她:「开洋荤的滋
味如何?」


  她低笑道:「嗯,前几次比较刺激,但是……老外也没你的这么粗长,而且,他们每次都不是很硬……也很快
就射了。」


  我问她:「不爽妳还肯让洋鬼子玩屁股?」


  她不依地说:「人家有啥办法嘛!老外又特别爱搞后面,第一次差点就痛死我了!如果不是曾让二个老外干过
人家的后面,我才不会懂这种玩法呢。」


  我调侃她说:「妳自己也很爱玩肛交吧?妳之前舔我肛门的技术可是一流的!」这回,她整个脸都红了:「哎
呀!你好坏!人家那样服侍你、你还这样说……都是那个死机长,最喜欢叫人家吃他的屁眼和睪丸……你们这些男
人……坏透了!」


  我抓狭的说:「我也把妳吃的不错吧!?」


  她睨着我说:「就是你那么热情的帮人家舔那里,人家才赶快回报你呀!你还笑……」


  我给了她一个热吻,然后咬着她耳根说:「宝贝,现在让我给妳更大的回报吧!」


  从狗趴式开始,我让裴莉异常窄隘的后庭,尝到了被真正大屌闯入的滋味,她初而唉叫轻啼,继之为哼哦叹气,
随后又变成高昂婉转的呻吟与哀矜的闷语,当我终于长驱直入、整只鸡巴完全没进她的屁眼时,裴莉再也忍不住地
嚎叫起来:「啊……噢……喔……啊哈……呜……呜……噢……啊……肏进我肚子里去了呀!哥、喔─哥,你的龟
头跑进人家肚子里了!哇!哦……呼、呼……我的肛门快裂开了……啊、啊!人家的屁股快被你撑爆了!喔、噢…
…哥,你要把我活活肏死呀!?……呜……哇呀!噢……哥,饶了我!求求你……哥……我真的受不了了啦!哎呀
……噢、我完了!」


  我紧抓着她的腰肢继续猛烈的冲撞,一面称赞着她结实、圆润、漂亮的臀部说:「我就是要肏烂妳的小屁股!
婊子,够不够爽?说!够不够爽呀?」


  她开始频频回头张望,不时呼喊着:「喔!哥、爽!爽死我了!噢!我从没这么爽过!真的!哥……今天是我
这辈子被肏得最爽的一次!啊呀!哥……求求你……你干脆……肏死我吧!」


  裴莉的身体已被我顶到了床头,她浑身不停乱抖、不断地颠躓摇摆、激烈地扭动、起伏着上半身,她的脑袋狂
晃、时而低头仆倒、时而引颈呼号,我知道她快达高潮了,我舔着她背上淌流的汗水说:「浪穴,双手扶着墙壁,
我要让妳昇天了!」


  她马上双手撑住了墙壁,我解开她的发髻,她原已凌乱不堪的一头长发,倏地散落而下,波浪型的长发披洒在
她背上,我低头吻着她的发丝,双手往下滑过她的大腿、再摸索过她浓密的耻毛,然后抵达她湿糊糊的阴户,接着
我的下巴抵压着她的后背,随即我的屁股蠢动起来,展开了另一回的狂肏,不过,这次我的双手可没闲着,我的十
根手指头忙着挤进她发烫的屄内,就这样,我的手指头插、揉、搓、抠、既扒又撕,几乎要把她的屄给搞烂了!


  裴莉爆发了歇斯底里的嘶声叫喊,在她浑然忘我的尖叫声中,我死命捏掐着她暴凸而出的阴核,令她全身不停
地战慄、颤抖,直到她大量的淫水喷洒在我的双手,那温热的蜜汁持续泌流而出,久久……久久……她的抖慄和淫
水才逐渐止息,我没动、我的鸡巴整根被她惊人的高潮所引起的痉挛完全吸夹住了,裴莉仆趴在床上喘息着……


  我爱抚着她湿漉漉的胴体,让她沉溺在高潮后的恍惚情绪中,当她从快感中回复过来后,她悠悠地回首看着我
低叹道:「喔、阿风……你是不是超人啊!?」


  她知道我的屌还硬梆梆地插在她的屁股内,她撑起手臂、挪动屁股,往后睇视着我说:「继续干我吧!哥……
你连一次都还没射呢。」


  这次我让她跨坐在我的屌上,然后她反跪着又搞了一会儿,最后我用正常体位射在她的肛门里!床已被她的淫
水弄湿了一大片,而她的大腿内侧也是粘湿的,我拔出我微微发痛的屌扑倒在她身上,我们沉默地休息了大约五分
钟;然后,我们亲蜜地玩着69式的口交,而这次我才完全看清楚,裴莉有个多么漂亮而精致的小屄,难怪她肏起来
会那么紧密、舒服!我吻着她那丛美丽而整齐的耻毛说:「裴莉,这次我要到沙发上肏妳!」


  她吐出含在嘴里的龟头说:「等一等,哥,让我再帮你吃久一点。」


  这次,我让她斜倚着长沙发的一隅,使她一脚高挂着椅背、一脚跨置在扶手上,我半俯着慢慢地抽肏着她,尽
情欣赏她的每一分表情和每一吋动人的肉体,我吻着她说:「我要这样肏妳一辈子。」


  她动情地道:「哦、哥,我愿意每天都让你肏!」


  我开始加速顶肏,没多久裴莉又忘情地呻吟起来,她使劲的抱住我、下体不断往上逢迎着我的抽插,看来她美
丽的小浪穴不但敏感,也非常耐干!她几乎已懂得怎么享受我的大鸡巴、根本不在乎我的胡冲乱撞了!


  我看着眼睛闪闪发亮的裴莉说:「肛门要不要再来一次?」


  她喘息着说:「哦,不!哥,这次我要你射在我的小屄屄里。」


  她又发骚了!没问题、我架住她的双腿,奋力的冲撞起来,她合上眼帘痛快地哼哦着……这时,房门被推开,
肥周走了进来,他脸上充满既惊又喜的表情、但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赶紧示意他噤声、关门、脱衣,他迅速地
剥了个精光,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等他已站到沙发的扶手边,看得鸡巴硬得不能再硬时,我才故意出声说:「喂,
肥周,你们赌完了呀?」


  这下子吓得睁开眼睛的裴莉瞠目结舌、惊慌失措,她仓惶的想推开我,但我用力的顶住她说:「怕什么!?肥
周妳又不是不认识?他已经进来看很久了!」


  裴莉瞥视了肥周一眼,随即满脸羞赧地以双手掩面说:「啊……羞死我了!肥周,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呀!」


  我继续顶肏着她说:「放心,只要妳对肥周好一点,他怎会告诉别人?你说对不对呀、肥周?」


  肥周会意地向我眨着眼,一面握住他的肥屌挨近裴莉说:「那就看裴莉是不是肯对我好一点了!」


  仍然摀住面孔的裴莉当然知道我们的弦外之音,但她只是摇着头低叫道:「不要嘛……」


  而我扳开她的双手说:「不要什么!?还不快招呼一下肥周的鸡巴!」


  满脸绯红的她斜睇着阿亮的下体轻喟道:「啊……你们两个……怎么可以一起玩我嘛!?……人家从没这样子
……被玩过呀。」


  其实裴莉比谁都清楚,她根本无法拒绝肥周的加入,因此在短暂的挣扎之后,她便乖乖地帮肥周口交起来;而
肥周那根像铝制汽水罐般臃肿的胖屌,很快地在她嘴巴里完全膨胀起来,只见裴莉美艳的脸蛋因为嘴里含着那根异
常粗大的鸡巴,而导致有些变形,她咿咿唔唔地扭摆着脑袋,企图把肥周的胖屌吐出来,但肥周怎可能放过她呢?


  只见他腰一沉,硬是将已经塞入裴莉嘴巴里的半根鸡巴,使劲地再插入一寸,他这一击立刻让裴莉难过得慼眼
蹙眉,我看得有些不忍,便抽出我的鸡巴说:「肥周,咱们换个位置吧。」


  而当肥周拔出他的鸡巴时,裴莉就像刚回到水中的鱼儿般,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在我和肥周准备好换手之前,
仍然气喘嘘嘘的裴莉摇手制止我们说:「不要在这里……我们到床上去。」


  肥周跪在床上,双手架开裴莉修长的玉腿,卖力地冲锋陷阵,他凸出的肥肚子『霹霹啪啪』地撞击着裴莉的下
体,而看他那付拼命的德性,似乎恨不得把他的阴囊都挤入裴莉的阴道里;而脑袋垂在床沿外的裴莉,被我狠狠地
抽插着她性感的嘴巴,我的龟头一次比一次深入,希望能肏进她的喉咙里;而她双手反抱着我的屁股,偶尔还不忘
爱抚一下我的阴囊和睪丸;我则一面欣赏着她那对又圆又挺的41D 的大乳房,随着肥周的抽肏而震荡摇晃的美妙模
样,有时我会伸手将她的两颗大肉球挤压在一起,痛快地玩弄一番,或是低下头去吻她那两粒粉嫩的小奶头,直到
它们在我嘴里硬起来像是坚果似的。


  而肥周忽然淫兴大增,他将裴莉原本被他抓在手里的足踝,交给我继续抓着,而且要我尽量把裴莉的双腿分开,
然后他开始一手爱抚裴莉的乳房、一手挑逗着她的阴核,这一招使裴莉立刻起了激烈的反应,只见她浑身发抖、腰
肢和臀部胡乱扭摆起来,脑袋也急着要从我的胯下摆脱出来,她嘴巴发出着『嗯嗯哼哼』的闷声呻吟,伴随着她下
体被肥周不断抽插所发出的『噗吱噗吱』声,构成了一串极端淫猥的性爱交响乐;这时肥周和我相视一笑,他由衷
地赞叹道:「真是爽!真没想到裴莉会这样子让我干!」


  而我意犹未尽的问他说:「怎么样?她的浪穴很棒吧?」


  肥周庛牙裂嘴地淫笑着说:「岂止棒,简直就是一流的婊子!」


  而在我们俩同时上下发动另一轮攻击之后,裴莉的身体很快地陷入空前的亢奋状态中,她不仅双脚凌空乱踢、
浑身紧绷,双手指甲也死命地掐入我的屁股肉里;我和肥周知道她即将崩溃,想将抽插的速度放慢下来,好让她有
喘口气的机会,但只听她含住我大鸡巴的嘴巴发出哭泣般的呜咽,似乎不愿我们停止动作的样子,所以我问她说:
「妳想爽出来了是不是?」


  她嘴唇蠕动但没办法说话,只好用吞吐我的鸡巴代表她是在点头,我告诉她:「好吧,婊子!等一下要把我的
精子全部吃下去,一滴都不准流出来,知道吗?」


  我和肥周展开了总攻击,他奋力顶肏着裴莉的浪穴,两只手同时挑逗、撩拨着她早已怒凸而出的阴核;而我拼
命将龟头往裴莉的咽喉挺进,双手也抓住她的豪乳狂搓猛揉;我们三个人都早已汗流浹背、我和肥周疯狂地抽插顶
肏,裴莉也手忙脚乱地耸摆迎合,除了激烈的喘息和浓浊的鼻音,就是一阵阵肉体互相撞击、接触的性交之声,逐
渐地裴莉的身体像中邪般地抖簌、颠簸起来,她激烈异常的颤慄着,嘴巴叽哩咕噜的传出怪声音,这时肥周也濒临
顶点,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做最后的冲刺,紧接着我便听到肥周的怪叫声,他紧紧地抱住裴莉的腰部,开始射精;而
裴莉也同时爆发出高潮,她浑身僵硬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整个人蹦弹起来,像发狂般的挺耸着下体去迎接肥周的精
液;而我趁着她忘情想要尖叫的瞬间,猛烈而粗暴地将整根鸡巴硬生生地顶进她的喉咙里,首先我的龟头碰到了她
的喉头,然后便长驱直入、整个插入了她的喉管!


  噢!上帝!好紧、好温暖!我闭上眼睛,痛快地让我的精子激射而出……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浪妻轶事 下一篇:换妻美文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哥哥去提供的所有链接均通过搜索引擎生成,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权利人通知哥哥去,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站务邮箱:ririribibibi@163.com XICP备xxxxxxxx号